第四百三十一章 水手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是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伴随着声声吉他,政纪醇厚温雅的歌声在这美丽的景色中相得益彰的响起,帆船边上,政纪依靠在船舷边,看着远方海平面上难得一见的美景,颇为悠然的唱着歌,而在船的另一边,则是李荣手拿着啤酒,目光闪亮的看着政纪自弹自唱,心神随着歌声荡漾,多年前的自己,生在海边,养在海边,大海对于自己来说,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明的感觉,似亲近,似朋友,又似敌人,儿时父亲训练自己航海严厉的模样,每次出海之前母亲殷切嘱咐的模样,天真时在海边赶着浪花奔跑的模样,不知不觉中,这些恍如昨日的场景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如今自己也已为人父,自己的父母也都不在了,时光易老,那个幻想着海洋尽头的男孩却也消逝在时光的磨砺之中,眼角不知不觉含着一丝泪光。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时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政纪的歌声忽然变得激昂,宛若从世界上最深的海沟突然浮动到了喜马拉雅高度的嗓音,让李荣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如着音调一般,大起大落的悸动着,曾经的那个青涩的自己,曾经那个向往着海洋的自己,不也总是幻想着海洋的尽头的世界,不也总是期盼着自己能够有一天成为像父亲那样无所畏惧的水手!无论风吹雨打,勇敢的在大海中拼搏,与风雨抗击,与逆境争胜,虽然有的时候也会害怕,也会无助,可是有了梦想,他总会擦干泪水勇敢的面对!

"为什么

长大以后

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

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欺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政纪的歌声继续,而李荣的眼眸之中,早已布满了泪水的光芒,他从未想过,有一首歌,能够如此的触动自己的心灵,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直击自己那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盔甲的心,年近不惑的他,父母的面容在自己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生活的压力逼迫着他伪装起了自己,当年那水手无拘无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日子,也早已不知丢在了何时,曾经有段时间,自己迷上了酒精,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寻寻觅觅寻不到

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蹋过的海洋和天空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时光流逝,上了年纪的他已经不适宜在海洋上拼搏,可是在这现代化的都市中,他却又有一种格格不入的陌生感孤立着自己,无数个白天黑夜,他都喜欢静静等坐在这海边,听着海边年轻人水手们嬉笑谈论着大海中的见闻,仿佛依稀间自己也回到了那个时候,李荣怀念的看着政纪身后的大海,人总会老,可是心却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依然有着自己的梦想与希冀。

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林心茹和高媛媛两人出现在了甲板之上,静静地看着船舷边的政纪,几天不见,他好像愈发的成熟了,原本白暂的肌肤,在经过了海边的这几天,也已经晒成了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西装革履的他不在了,换成了如今穿着短裤,白色的背心,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水手,有着和原先截然不同的感觉。

"唱得好!"此起彼伏的喝彩声在这片金黄色的海滩之处响起,旁边靠着政纪的几艘渔船和帆船上的船员,显然也听到了政纪的歌声,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大声喊了出来,显然,政纪的这首歌,都唱进了他们的心里。

政纪也被喝彩声从回忆中惊醒,微笑着对着旁边的船只点点头表示感谢,目光一转,就看到了船舱门口的两女。

"你们来了?"政纪将吉他轻轻的放在船舷,站起身笑着招了招手。

"嗯,给你们带了些晚餐,刚才的歌,叫什么?是你这几天写的吗?"林心茹将食盒递给李荣,期待的问道。

"《水手》",政纪想了想说道。

"《水手》,"李荣默念着歌名,面色复杂的看着政纪,他忽然也有一种冲动,和政纪一起出海,政纪这样一个如此天赋的歌手,在海中出了任何的意外,都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看来你选择在这里寻找灵感是很正确的决定,这才几天,就能听到你的新作品了,刚才的歌,真好听,也很励志",高媛媛也目光闪亮的打量着政纪说的。

"按照日子,你明天就要出海了吧",林心茹语气有些复杂,目光有些忧心。

"嗯,明天一大早就出发,"政纪点的头。

"希望你这一路平平安安,明天我也要离开台弯了",高媛媛也带着一丝不舍说道。

"离开?回大陆吗?"

"不是,在香岗之前和强哥说好的那部电影,要开机了,所以我和华哥都要赶回去准备了,"高媛媛摇摇头解释道。

"电影?那恭喜你了,和华哥搭档,相信很快的你也能火起来",政纪笑着祝福道。

"借你吉言喽",高媛媛说着,看着政纪咬了咬嘴唇,忽然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玉观音,走到政纪身边说的:"这是我奶奶留给我的观音,这次出海,我希望你能带着它,让它一直保佑你平平安安,一定不要推辞,我可不是送给你哦,等你回来了,要记得还给我",高媛媛脸上的顽皮之色一闪而过,却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担忧。

政纪愣愣的看着高媛媛玉指间的翠色观音,微笑着点点头接了过来,认真的说道:"放心吧,我一定完完整整的把它还回来"。

一旁的林心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然感到心中微酸,握了握口袋中属于自己的十字架,看了眼政纪脖子上的观音,慢慢的将手松开,夕阳下,政纪的笑容,深深的印在她的心底。

第二天清晨,天还蒙蒙亮间,政纪就站在了船边,看着远方微微亮起的鱼肚白,看了眼手表,是时候该出发了,准备了这么久,成与败,就看这一搏了。

"政纪,等等,"正当他准备升起帆出航,岸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喊,顺着声音望去,却是李荣站在岸边手里拿着一物,对着政纪挥舞着。

"李哥?"政纪微微一愣,走下了船。

"这是我一直以来出海带着的防身匕首,今天我把它送给你,留作礼物,"李荣将小臂长的匕首递给政纪,复杂的说道。

"李哥,这匕首对你来说应该有不一样的意义与情感吧,君子不夺人所好,李哥你留着吧",政纪看着眼前的匕首,很明显的是一把年岁不短的武器了,匕首刀把处能看到经过长时间握抓的痕迹,岁月在刀身上也留下了沉淀。

"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年纪大了,也不会出海了,用得上这把匕首刀时候也很少了,与其让它放在哪里慢慢腐蚀,不如将它交给有用之人,匕首刀一生注定要在使用中度过,你带着它,也会用得上的,不要看它旧了,可是我一直以来都保护的很好,依旧锋利,"李荣执意的将手中的匕首递给政纪,怕政纪觉得不锋利,甚至将匕首拔出来,在旁边的木头上用力的一刺,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政纪看着李荣期待的目光,点点头,珍重的接过了匕首:"李哥,我会好好保管它的,谢谢你"。

"那就好,那就好,出海以后,一定要记住我叮嘱过你的注意事项,有什么不对的,马上返航",李荣看政纪接受了它,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政纪点点头,返回到了船上,在李荣的注视中,启动了帆船,缓缓的向着未知的大海中失去,身后挥舞着手臂带李荣的身影渐渐变小,政纪忽然有一些感动,这些天的接触下来,他对李荣有了一种亦师亦友的情感,收敛了下感情,政纪目光坚定的继续朝着大海深处航行,帆船劈开海浪,坚定的执行着政纪的每一个操作。

喜欢重生都市写轮眼请大家收藏:()重生都市写轮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