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怀旧

“听说你从内地开演唱会回来了,就来看看,”政纪喝了口茶,味道一般,倒不是刘得华家里的茶叶不好,而是他的口味被母树大红袍养叼了。

“最近香港可是轰轰烈烈啊!”刘得华感慨的说道。

“是呐,真是一场“大戏””,政纪也深有同感。

“唉,其实这场闹剧,在娱乐圈很正常,私人生活谁能管得了人家喜欢和谁睡,要怪只能怪该死的修电脑的,可惜了惯希这个潜力股,”刘得华摇摇头说道。

政纪挺意外的,没想到刘得华竟然是陈老师的支持者。

“这么看我干吗?娱乐圈干净不到哪去,就连我当年还拍过三级呢,难不成不结婚换不让人家有正常的姓生活了?”刘得华笑着道。

政纪摇摇头:“怎么会,我对陈老师也是很欣赏的。”

“陈老师?”刘得华诧异的看着政纪。

“就是陈惯希”,政纪笑着说道。

“怎么喊开老师了?”

“你看啊,但凡著名的艺术家在早期都是穷困潦倒的,我国香岗特别行政区的著名摄影艺术家陈惯希老师更是如此,陈老师早年拍摄摄影作品的时候,连一台像样的专业相机都没有,可他硬是用一部普通的拍照手机就拍出了近2000张震撼人心、享誉全球的摄影名作,且不说后无来者,恐怕前无古人这样的称号对于陈惯希老师来说是当之无愧了! 细观陈老师的作品,尤其是不朽名作“阿娇之媚”,在简陋而温馨的环境下,影像中人物表情彷徨、迷离,眼神里流露出对现实生活的不惑而又执着的探寻幸福的真正意义,颇有日本著名摄影师西川和久(Nishikawa Kazuhisa)摄影风格的神韵。纪实主义朴素风格拍摄的作品正是弱势群体艰辛生活的真实写照,陈惯希老师硬是用他简陋的摄影器材:手机! 记录下了那一个个不朽的历史瞬间。”政纪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茶。

刘得华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口茶水忍不住喷了出来,指着政纪笑的说不出话来。

说话间,刘得华的电话响了。

接了个电话,刘得华一脸苦笑的看着政纪。

“说曹操,曹操就到,是陈惯希,让我帮他发声,”刘得华说道。

“这个忙只怕不好帮吧?”政纪说道。

“肯定不好帮,现在黑道都下了通缉令,这次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连忠义信堂主的老婆都睡了,”刘得华苦笑着道。

政纪摇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交给我吧,你不用管了,”政纪想了想说道。

“你要帮他?”刘得华诧异。

“除了比较好色之外,这个年轻人还是不错的,”政纪说道,对于陈惯希,政纪确实说不上什么恶感,相反,倒有些不错的好感,走到今日也并非是他的错,无非便是被人坑了。

“有你帮他,我想他应该没事了,不过你也要注意,不要惹一身骚,”刘得华肯定的说道,他对于政纪的能量可是有了解。

“嗯,我知道的,”政纪笑着点头道。

“你准备怎么帮他?”刘得华忍不住问道。

“出国呗,躲几年,等风头过去,”政纪耸耸肩膀。

“出国?只怕出国对方也不会绕过他把?”刘得华道。

“没事,我会安排人的,”政纪说道。

三天后,陈惯希消失在了香港,出现在了美国。

而政纪一家,在春节前夕,也回到了内地。

本来,政纪的意思是在香港过个年,可是耐不住父母故土难离。

再次回到忻城,一切都有了新的变化。

坐在车里的政纪看着窗外,曾经的国家采购中心拆了,如今一座未曾完工的大楼顶替了原先的位置。

虽然还未完工,可是他知道,这是记忆中后来的开来购物中心。

街心公园也大变样了,如今扩建成了广场,雕刻时光咖啡店的位置更好了,人来人往愈发的热闹。

街道拓宽了不少,原先的三车道,一年不见变成了五车道。

北边的开发区,开始兴建起一幢幢的高大住宅区,政纪知道,用不了几年,高层住宅区将成为忻城新的城市中心,父母那套老房子将成为将来的老城区。

忻城,一切的一切,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天都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这座四线小城市,正在蓬勃的发展着。

“政先生,去哪里?”三虎看着后视镜里的政纪,问了一句。

“去老房,”政纪看了眼时间,忽然很想回以前的旧房看看。

车停在了老小区门口,政纪从车上走了下来,眼中似乎怀念一般的看着四周。

时光是个怪兽,一点点的吞噬着熟悉的一切,只有在这里,他仿佛才身处昨天一般。

老旧的六层板楼建筑,带着青苔的斑驳墙面,凹凸不平的阳台,门前的那两颗老柳树摇晃着树梢,经历了无数次车轮碾压已经剥落的地面。

“哎?这不是政家的小子吗?你回来了!”忽然,一个似乎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一个老头站在政纪一侧,眯着眼睛试探着问道。

“王大爷,是我,”政纪一眼就认出了他,是隔壁单元的老头,以前经常坐在楼下下棋。

“果然是你啊!政家的小子,听说你可出息了,”王大爷看到政纪承认,瘦巴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皱纹愈发的明显了。

“这是准备去和李师傅下棋?”政纪笑着问道,在他的记忆中这个王老头经常和李老头下棋,两个人算是好基友。

“李老头,”王大爷的脸上露出一丝黯然,摇摇头接着道。

“那家伙先我一步走了,”

政纪表情微微一窒,微微的叹了口气,他想起来了,就是前世的时候,李老头也的确是这段时间没了的。

和王老头闲聊了两句,政纪上楼了。

推开门,很久没人来过的屋子里有一股潮气,桌上覆盖了一层细致的灰尘,甚至在屋顶的拐角都有了几只蜘蛛网。

政纪拍拍沙发,去了浮尘,坐了下来。

抬头,面前墙上挂着的钟表秒针似乎努力的想要跳动,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被惯性拉扯回去,停留在了十二点的位置。

他就这样呆呆的坐着,目光有些迷离,曾经的他,就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青年,仿佛耳边还是父母的笑声,眼前仿佛还是两人忙碌的身影。

许久,政纪才起身。

“小康,你们在哪?”政纪打电话问。

“回来了啊,在家,”杜小康说道。

“叫上他们几个,来我家烧烤,喝一顿,”政纪说道。

“好嘞,你等着,”杜小康嘿嘿一笑。

喜欢重生都市写轮眼请大家收藏:()重生都市写轮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