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灭绝

接下来的一幕,让鎏兰和武勋永远都无法忘记!

如果非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就好像是一辆渣土车冲入了脆弱的人群一般,冲向政纪最前方的数十只猎杀者,瞬间被撞飞的高高的,有的胸口塌陷,有的手臂弯曲成不规则的模样!

一只猎杀者被撞的飞到了空中,然后狠狠的撞在了石壁之上,怦然作响!

而其他的猎杀者,似乎也发生了一瞬间的呆滞,而这一瞬间的呆滞中,政纪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一只猎杀者的身旁,然后刀光闪烁,匕首深深的刺入它的头颅,然后一搅,一击毙命!

与此同时,一只猎杀者令人心寒的爪子朝政纪的身后猛然刺来!

鎏兰忍不住握住了拳头,却见政纪仿佛在背后长了一张眼睛一般,身子微微一侧,然*住了“猎杀者”的手臂,另一只手刀光一瞬,同样在它的头颅内留下了属于它的痕迹!

而此时,上百只的猎杀者全部围了上来!

政纪神色不变,似乎全然不顾身处绝境,猩红的双眼内将四周猎杀者的动作瞬间映入眼帘,轻退一步,然后两道尖刺一般的骨矛尾巴从他的鼻尖擦过,而政纪的手,已经印在了两侧令人面目可憎的猎杀者脸上,劲力轻吐!

“噗噗”!如同两声西瓜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两只猎杀者同时失去了声息!

与此同时,政纪的动作未曾停滞,身体猛然一个后仰,身后一道骨刺一般的手臂从他额头掠过,一只猎杀者从他的身后突袭而至!

而紧随其后的,数十只猎杀者紧紧的围住了政纪,几十双骨刺一般的手臂和尖利的令人作恶的獠牙,朝着政纪攻击而来!

鎏兰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这无死角的攻击,政纪根本避无可避!

然而下一秒,她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政纪的身影如同大鹏展翅一般,竟然猛然一跃几米高,从猎杀者们的包围中跳跃了出来,落地之处猛然踏在了一只猎杀者的头颅之上,咔嚓一声,被政纪踏住的猎杀者头颅猛然碎裂!

然而这不算完!政纪借着踏碎头颅之力,竟然再次跃起,如同踩木桩一般,精准的落在下一只猎杀者的头顶,然后又是熟悉的咔嚓声!

他的身躯,在跃起时仿若鸿毛一般轻盈,落下却如同万斤一般沉重!

转眼间,政纪三十几个起跃,就有三十只猎杀者的头颅被踩断,他终于落地!

鎏兰和武勋两个人已经是看的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非人一般的操作!需要极其精妙的力道把握,也需要极其紧凑的时机把握!

他们曾亲眼见过这些猎杀者们的屠戮,千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无法在它们的攻击下坚持哪怕十分钟!简直如同魔鬼一般!

可就是这样的魔鬼,如今在政纪的面前,却如同一只只待宰的羔羊一般,竟然毫无反手之力!如果不是武勋看到一只猎杀者刺歪政纪之后深深刺入石壁的骨刺,他甚至怀疑这些猎杀者是不是变弱了!

不是猎杀者们变弱了,而是政纪太强了!

仅仅一分钟,三分之一的猎杀者就已经毙命!

他和鎏兰忽然明白了政纪为何要开枪,现在看来,政纪这个疯子是要将这些猎杀者全部吸引过来杀掉!

“他已经这么强了吗?”武勋默默的说道,他和猎杀者交过手,哪怕是一只,他也完全不是对手,此刻他的右手都已经是骨折的状态,如果不是鎏兰出现短暂的吸引了猎杀者的注意,他早已化作了尸体。

一只猎杀者,就已经让他武勋焦头烂额几近山穷水尽,可政纪面对着数百只猎杀者,竟然游刃有余,这其中的差距,一目了然!

不愧是最强禅宗传人!政纪担的起这个称号!

鎏兰此刻也已经看呆了,甚至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目光所及只有猎杀者中如同魔神一般的政纪,此刻角色互换,猎杀者们从捕猎者,已经完全变成了政纪说下的被猎杀对象!

鎏兰不由的想起了五年决斗的时候的政纪,那个时候的他,又有多强呢?自己等人在意的五年决斗,或许在他眼中跟游戏没什么区别吧?

这样的想法,不由的深深挫败了鎏兰,作为唯一一名女性禅宗传人,她一直将政纪作为自己的对手,渴望着一天能够重逢然后击败他,可是如今看来,自己的想法,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而此刻的政纪,并不知道自己给鎏兰和武勋带来了多么大的冲击,他的身影,正在猎食者中穿梭者,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和危机感在他的第六感中隐隐绰绰的,让他不由的警惕。

一只骨刺从他的右脸刺来,政纪猛然伸手,握住了对方的骨刺!

“天照!”政纪猛然一喝!左眼中的万花筒剧烈旋转中,一道黑色的火焰,顺着骨刺忽然出现,然后下一秒,猎食者的身躯就已经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黑色的火焰,如同燃油一般,快速的扩散开来!

一只,两只,百只!

一瞬间,包围着政纪的猎食者身上,全部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这漆黑的火焰,如同是地狱之火一般,竟然让不知恐惧的猎食者开始挣扎,然而无论它们如何翻滚,嘶吼,火焰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只是越烧越旺!

一分钟后,满地的空寂!

除了站在中央的政纪,仿佛什么都没有存在过,一切都仿佛是幻觉一般,所有的猎杀者,竟然在这一刻灰飞烟灭!空气中仿佛飘散着肉味一般!

“这!这是什么东西!”鎏兰已经完全惊呆了,看着这一幕,她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难以理解的手段,政纪难道是神吗?!

武勋也呆滞的看着这一幕,他忽然想起了玄悲长老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如果谁是华国最后一道屏障的话,这个人或许是禅八!”

当时他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有些不服气,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玄悲老祖的话中含义了。

“那是属于仙侠的力量吗?莫非政纪是隐世的仙人?”鎏兰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任谁看到这一幕都大概会表现的如此,毕竟一切都超乎了常人的理解能力,只能朝着玄幻的方面遐想了。

然而就是在此刻,一道刺耳的音爆声乍然响起,鎏兰和武勋只看到了政纪的手抬起,然后就看到了空气中一道仿佛速度快的燃烧空气一般的白色骨枪,划破了夜空,刺向了政纪!

政纪的身影瞬间移动,出现在了几米之外!

他原先所站立的地方,一米长的骨刺骤然刺入,如同爆炸一般,将方圆几米的地面炸出了一片深坑!

政纪眯着眼睛,看着一侧的房顶之上,在那里,一道人影站在屋脊之上,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果然是主人口中最大的敌人,力量果然非同寻常!竟然把主人的宠物全部杀死”平缓的声音响起,房顶上的人影跳跃而下,站在了政纪的身前,一双白色的眼睛看着政纪。

白!白的令人心惊!

眼前的男子,二十岁左右,全身的皮肤如同白色的粉笔一般,在月光下甚至能够看到身体内血液的流动一般,显得格外的诡异。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不要回去给雷迪报信了,”政纪漠然的看着他,刚才的危机感,就是从此人身上传来的,而能让他有危机感的人,只怕有非同寻常的能力,这让他不由的打起了几分警惕。

政纪的身影在原地消失,然后在下一秒出现在了白色身影的身后,身手朝着对方的肩膀抓去!他要生擒对方,这个人或许知道一些东西!

然而,在政纪的手掌触及男子的肩膀一刹那,忽然脸色一变,手掌猛然后退,在男子的肩膀上,一道骨刺忽然刺破了他的皮肤,甚至沾染着属于他的猩红血液,朝着政纪的手掌扎去!

哪怕是政纪退的快,手掌依旧被划破。

而与此同时,男子手心中忽然多了一道骨做的带血长剑,仿佛刚从手臂内抽出一般,冲着政纪的心口刺去!

政纪面色不变,眉头却微微的皱起,不闪不避,任由男子的长剑刺穿了他的心口!

“不!”鎏兰忍不住喊出了声来,被刺中心口必死无疑,这是她的想法!

然而,政纪的表情没变,却是男子的脸上多了一分诧异,因为政纪的胸口如同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空间一般,他的骨刺刺入,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刺破骨肉的感觉,仿佛刺中了空气,穿透了政纪的心口插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之上。

而政纪的身影,却贴在了他的身上,如同空气中的幻影一般,穿过了的身体,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朝着他的脖颈处按去!

男子虽然诧异,可是却不慌张,故技重施一般,在政纪触及脖颈之前,脖颈之上忽然刺出一道骨刺,逼退了政纪的手掌。

而这一次,政纪却没有再闪避,一道红色的光芒附在手掌之上,不闪不避的捏住了对方的脖颈!整个人覆盖在了一套红色的战衣之内一般!

是须佐能乎!

喜欢重生都市写轮眼请大家收藏:()重生都市写轮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