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桃花源

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重新回到了正轨,可是一切真的是如此吗?

政纪感觉自己的眼睛很沉,眼皮上仿佛压上了千斤的杠铃一般难以睁开,耳边,是断断续续的听不清楚的说话声,让他感觉自己或许还在人间。

浑身,是令人难以忍受的酸痛痒胀,感觉就好像是一万只蚂蚁在同时撕咬攀爬的那种感觉,如果不是没有力气,想必他现在已经**出声。

而除了身体上的疼痛,记忆的重新加载后,随之而来的是心中的剧烈痛苦!脑海中刘璐的音容相貌,最后的模样不断的重复播放着,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让他身体的痛楚,反倒是落入其次。

泪水,几乎难以控制的从眼角滑落,这是多年来他的第一次流泪。

而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伴随着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然后,政纪感觉自己身上一凉,一双冰凉的手触碰到了他**的身躯,然后均匀的涂抹着什么一般,手掌游走过的地方,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迅速退却,取之而代的是几乎令他舒服的哼出来的清凉!

努力的,努力的睁开双眼,虽然昏暗的光线,但对于一个长久闭眼的人来说,依旧亮的耀眼。

让政纪忍不住重新合上双眼,缓缓睁开,这一次适应光线后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了场景,引入眼帘的一切,让政纪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视线所及,是一间不大的木屋,说不上精致,但也说不上破旧,大体都是木质的结构,只留下一扇木质门窗,所以显得光线并不是很好,一张有些年头的木桌摆放在一侧,一盏类似煤油灯一般的照明工具在桌上,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痕迹。

努力的微微转动脖颈,视线聚焦在了坐在他床边的身影上。

一个略显纤瘦的身影,长发垂髫,一根简陋的木簪固定这青丝,而最让政纪注意的,是她的衣着,一身粗布麻衣,竟然好似古人的装饰一般,让政纪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

身影的主人似乎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下意识的回头,和政纪四目相对。

她的双瞳在这一瞬间露出了几种感**彩,有激动,有高兴,还有几分担心和好奇,很难想象,一个人的眼睛中可以糅杂着这么多的情感。

眼前的女子,大约在二十多岁的年纪,素面朝天,说不上漂亮,但也说不上丑,中规中矩的一名亚洲女性的面孔。

“!#!#¥@#%@#¥%”

一阵不明意义的语言从女子的口中吐露,似乎带着几分急切和高兴,而政纪,却是一脸的木然。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出国也不少次,他对于各国语言也几乎都差不多听过,可是眼前这个女子的发音,政纪却是一点都听不懂,难道是华国特色的地方语言?

看到政纪一脸茫然,没有说话,女子似乎有些着急,再次重复了一遍。

政纪沉默的着看着对方,他依旧听不懂。

“对不起,我听不懂,”政纪终于开口了,声音干涩的好似长久未曾使用的二胡。

女子听到政纪发出声音,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但听到政纪说的话,脸上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显然,她亦是不明白政纪的语言。

政纪的胳膊微微动了动,似乎努力的想要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然而他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就被女子急切的声音打断,将他按了回去。

这一次不需要听得懂政纪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无非就是对方不允许他乱动。

政纪从善如流,听话的躺在了床上不再动弹,而女子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政纪沉默的躺在床上,看着黑压压的屋顶,就好似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虽然,他活了下来,可是他并没有一点点的高兴,他宁愿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宁愿这样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而相对政纪的冷漠,女子的表现就多了几分激动,似乎政纪的醒来让她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成就感,在不大的屋子里走动忙碌着,动作都好似轻快了几分。

不一会儿,一碗看不出什么材料制作的似乎是米粥的食物就被端在了政纪的面前,一股淡淡的香味,刺激着政纪的味蕾,让他沉寂已久的肠胃发出了阵阵**。

一阵轻笑声传来,女子端着碗走到了政纪的面前。

尴尬吗?

这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罢了,政纪并没有露出笑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似乎看出政纪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女子也收敛了笑容,手中多了一枚木勺,搅动着碗中的饭粥,一勺一勺的喂到政纪的嘴边。

政纪没有拒绝,沉默的配合着女子的动作,饭粥的味道很醇,没有多余的调味品味道,只有淡淡的咸味和五谷杂粮的香气。

一碗粥下肚,政纪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似乎看出了政纪的意图,女子微笑着摇摇头,说了一段政纪不懂的话。

政纪虽然听不懂,可是却也不在意,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虽然心情是晦暗的,可是对于救了自己的人,一个微笑,却是他暂时仅能给的回报。

三天后,政纪坐在床边,视线透过仅有的一扇木窗看着外面的世界。

窗的外面,是一片绿水青山,下着细如牛毛一般的雨丝,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青草和泥土的芬芳,仿佛江南烟雨一般的美景,令人如痴如醉。

烟雨迷蒙中,一片低矮的木屋错落排布,隐隐有袅袅余烟自烟囱中排出,田地上,人影绰约的忙碌着,几头水牛在牧童的牵引下勤恳的劳作着。

一切,都好似一幅古代画面中的景象一般,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心安。

政纪的眼中闪过几丝迷茫,眼前的景象虽美,可是他的心却是空落落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窗口,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边的政纪,露出了一抹微笑,似乎这阴雨天也变得清朗了几分。

“你好些了吗?”清脆的如同黄鹂一般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关切和温暖。

政纪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你”。

三天的时间,以政纪的理解能力,足够让彼此的基本交流已经没有问题,眼前的女子,叫南安秀,带着几分古意的名字。

“要出去走走吗?”南安秀看着政纪问道。

政纪点点头,这几天他的伤虽然还没好,可是下地却已经基本没问题了。

南安秀快步走来,扶起了政纪,搀着他走出了门外。

雨丝,打落在他的肩头,多了几分寒意,却也让他精神一振。

在南安秀的搀扶下,政纪慢慢的在乡村的道路上踱步,偶尔会有黄发垂髫的孩童从他身边嘻嘻哈哈的跑过,田里耕种的男女也会微笑着和他打着招呼。

淳朴而善良,这个词是政纪能够想到形容这里的第一个词汇。

只是,看的越多,越多的疑惑也在政纪的心头盘旋。

“这里是什么地方?”政纪问出了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

“这里是桃花源,”南安秀回答道,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

“桃花源?”政纪眉头轻皱,这个地名倒是和初中时候学过的陶渊明的古文上的世外桃源相同。

“这里是哪个省?”政纪按耐下疑惑,继续问道。

“省?”南安秀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摇摇头道:“没有什么省,这里就是桃花源,没有其他地方。”

“你知道华国吗?”政纪又问。

“不知,”南安秀回道。

政纪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你一直在这里生活?”

“当然了,我们都一直在这里生活,”南安秀回答道。

“你们没有想过去外面的世界?”政纪问道。

“外面的世界?哪里有什么外面的世界,这里只有桃花源”,南安秀看着政纪指了指远处说道。

半个小时后,政纪的表情多了几分震惊。

他所在的地方,的确是桃花源!不是任何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地点,而是真正的陶渊明书中的桃花源!

从南安秀的口中他得知,这处世外桃源方圆不过百里,如同陶渊明说中所说的,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已经过了千年,能够追述的历史,也只是从秦朝开始。

当然,居住在这里的人也并非全喜欢偏安一偶的,只是百里之外的桃花源边缘,弥漫着看不到尽头的白色雾气,和桃花源泾渭分明一般的存在着。

很多人曾进去探索过,可是无论从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回到桃花源,仿佛这无尽的迷雾是一个神奇的迷宫一般,将人们囚禁在这里。

千百年来,从未例外!

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不再有出去的心思。

喜欢重生都市写轮眼请大家收藏:()重生都市写轮眼新更新速度最快。